Posted on

必读级推荐:应宁波市图书馆邀请所作的《会计之道》整理稿!

编者按:这是本人于2013年10月19日应浙江宁波市图书馆的邀请,给宁波市的广大会计人员作的《会计之道》的报告,该报告经宁波市工作人员整理后,目前已收录在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天一讲堂》中。这篇报告是本人试图从“道”的层面解读会计的一次尝试,大家好好阅读,必将获得启发。


马靖昊:非常感谢宁波的朋友们,也非常有幸得到天一讲堂的邀请,来跟大家一起交流有关会计的问题,以及我对会计的一些感受和认识。


我一直认为,会计从人类社会一开始就伴随着我们,并且伴随着人类的经济活动而产生。甚至可以说,会计创造了人类的数字和文字。大家都知道,我们原始人有很多在岩石上进行刻字、刻画的行为,现代的艺术家们说这是早期人类的艺术品,是我们人类早期对艺术的一种感知,一种把握,实际上在我的眼里的话,这些都是账簿,这些账簿都是我们原始人用来记录财产和分配财产用的。


比如说当时有多少财产,怎么分配,剩余多少产品的问题,就是通过这种岩刻的形式记录下来的。也就是说我们在原始社会,生存环境是非常恶劣的。那个时代的原始人最关注的就是填饱肚子,那里还有什么时间来玩艺术,也就是说,我们原始人通过石刻、岩画等形式记录和分配有限的食品和财物,这些石刻、岩画其实是原始人的会计账薄,你想想,原始人好不容易有点财产积蓄,单凭个人的记忆是靠不住的,因此,祭司只好通过石刻、岩画的形式记载剩余的财物,这就是原始社会的会计,它促进了文字和数字的产生。


这样的话,文字和数字就应会计活动需要而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会计创造了人类历史。如果这个观点成立的话,那么我们在旧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会计了。也就是说距今二三十万年之前,那时候的生产已经有了剩余的产品,原始人他很聪明,通过那种石刻、岩画的符号来进行记录,这就是我们最原始的账簿。


在国外,比如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它们产生数字和的文字过程也是一样的,也是应会计活动的需要记录这些剩余的产品,分配这些产品。通过记录这些经济活动促进了我们人类产生了文字和数字,我们不要简单地、形而上学地认为旧石器时代的雕刻和绘画是原始人类的艺术品。


可以说,我们会计的起源很早,起源于文字和数字之前,人类有了记录和分配的这些会计活动,最终就促进了文字和数字的产生。我觉得我们浙江这一带,特别是宁波这一带,工商业特别发达,会计水平应该是非常靠前的,我目前所接触到的,在会计领域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士,多半都是你们江浙这一带的人。


近代这里有师爷这么一说,成为师爷的话,不但是要出力献策的,也是要会账房的,所以我们江浙这一带是有会计传统的。浙江在五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就有原始人类“建德人”的活动。后来,我们有河姆渡的文化,有马家浜的文化,有良渚的文化,这种文化里面出现了很多岩刻,实际上就是我们早期的那些个中国字,后来又在甲骨上刻了,那么大量的那些甲骨文实际上是记录一种剩余产品的分配。根据这些古字推算,有人认为汉字可能有五千多年的历史。我们现在能够成批地看到的最古老的汉字资料,是商代后期的甲骨文上刻的那些文字。汉字产生,如果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算起,应该来说,距今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了。那么我们会计的产生也是一样,至少来说产生了四千多年,这个说法是可以考证出来的。


在绍兴的会稽山,距今4212年前就召开了中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第一次会计工作大会。那个时候是我们国家的夏朝,《史记》里面有明证。大禹在会后就病故了,葬在茅山,后来诸侯们经过研究,将此山更名为会稽山,应该来讲,会计这两个字的由来是从我们浙江这边产生的。“大会计,爵有德,封有功,更名茅山曰会稽,会稽者,会计也”,会计两个字就是这么来的,也就是说跟咱们江浙这一带是非常有关系的。后来,秦朝时在浙江设立了一个会稽郡,会稽人王充在《论衡·书虚篇》中引吴君高之语:“会稽本山名。夏禹巡狩,会计于此山,因以名郡,故曰会稽。”


我们大家很熟悉孔子吧,他老人家是一个伟大的仓库保管会计。伟大的教育家、思想家孔子曾经当过会计,可以说,我们从事会计这个行业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啊。我的朋友张连起说,孔子在年少时,他生活比较困苦,干过很多杂货等等,比如扫地,打柴,推车,洗衣,挑担这些累活,但他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学会了会计的本领。


会计是孔子的第一份工作,这份工作为他娶得起老婆、养得起娃打下了经济基础,他当时在鲁国季孙氏家里担任了一个委吏,这个委吏用现在的话就是管理仓库的会计。孔子并不嫌弃这个职位的低下,毕竟可以养家糊口,他勤勉尽责,使自己的会计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史料证明,他将会计、出纳工作做得井然有序。


由于孔子有这些会计的实践活动,他对会计的定义归纳得非常好,他说,会计当而已矣。这是孔子对会计的定义,一个当字,就把“应当、适当、恰当”这些会计的本质属性全部涵盖在内了。我想,今天的会计审计人员是不是应该从孔子那里传承一些会计人文香火。


中国的会计最先是产生在我们浙江,具体地点就是浙江的会稽山,所以我说浙江是有这方面的会计传承。拿我自己的经历作一个例子吧,我在工作过程中,发自内心敬佩的会计大师,就是你们宁波人,他的名字叫莫启欧。他是你们宁波的一位会计大师,应该来讲,在我心目之中是当代排第一位的,遗憾的是,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介绍一下你们宁波的这位莫启欧老先生,他是我原来财政部会计事务管理司的同事,现在财政部的会计司以前叫会计事务管理司。他1931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会计系,解放前他在美商企业工作,美商就是美国的外资企业,具体是在中美火油公司当CFO,这个CFO以前叫会计主任,他自己还在上海立信会计专科学校、上海商学院、之江大学等院校都担任过教授。1953年他调到财政部以后,基本上历次的工业企业会计制度,包括会计科目、报表这些都是他负责起草和审定的。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也就是1991年,我大学毕业后直接分配到财政部会计司工作,二年后,我就遇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性机遇,参与到了“两则两制”(两则是指会计准则、财务通则;两制是指会计制度、财务制度)的改革中,1993年的会计制度是一次重大的改革,是跟西方的会计制度全面接轨的改革。在我的印象之中,我们会计司的同事,在改革之中遇到的很多疑难的会计问题,都是请教莫启欧老先生的。


莫启欧老先生有一个特点,他讲的你们的那个宁波官话,口音特别重,要是挂电话的话,你要问他问题,根本就听不懂,只有到他们家里当面去问,才能听懂他的话。神奇的是,不管什么样的会计问题,到了他老人家那里,一定是可以得到圆满解决的。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会计大师了,他无时无刻不拥有会计思维。可惜莫老在1995年就去世了,我记忆非常深刻,到八宝山给他老人家送行时,我心里就想,他的会计知识是无法继承的,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我当时想这就好比无形资产减值一样,他的无形资产没了,全部没了,知识没法继承,是很可惜的。


这里我给大家展示一张珍贵的照片,记录了中国会计改革的中生代力量与中国会计世纪名家历史性的聚会。当时,我记得是1994年,我跟这些会计界的老前辈年龄上应该相差半个世纪了。他们当时都有七八十岁了,像杨纪琬、葛家澍、娄尔行、阎达五等。莫启欧老先生是在这里,左边的第三个,杨纪琬是第五个,阎达五是左边第四位,娄尔行是右二,葛家澍就是那个照片中右一的。现在活着的就剩下葛家澍了,葛家澍现在九十多了,可能有95岁了。本人是最后一排站在中间的那一位。我当时是会计司年龄最小的,应该说,这张照片也是中国当代会计历史上最珍贵的一张,因为这是这些老一辈会计大师们一生唯一一次都聚在一起的照片。 


图片


那么,我认为会计之道实际上最终就归结到一个字,它是“钱”道。我会一直围绕“钱”这么一个字来论述会计的,当然也围绕这个“钱”字,论述审计、财务分析之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脱离了这个“钱”字,我们的会计的道路可能就会支离破碎,面目全非,我们在实践中一定是要把握住这个“钱”字。


延伸一点来讲,历代文明之间的冲突都与钱有关,具体到我们个人,人和人之间的冲突最终也是与“钱”有关联的。


冷战以前,我们人类社会的财富分配,是靠战争来进行资源的重新分配。我们所有的战争,无非就是一个资源,一个钱的重新分配的过程。但是现代社会文明程度各个方面都提升了,现在这种热战不容易行得通了,我们很少再搞热战了,不过,人类之间的战争不处不在,只是形式不同罢了,现在是侧重在金融领域搞货币战争,当然,这也是与钱有关的。


美国的金融体系为什么能那么发达?美国华尔街这么一小撮所谓的金融精英,他们通过制定和修改会计准则,包装这个、那个金融产品,比如将那些次级债产品包装起来,卖给全世界人民,这就需要会计准则进行配合,让这些所谓的不值钱的东西更有价值,你把不值钱的东西变成值钱的东西,那就要改变那个会计上的历史成本原则,只有突破了历史成本,你才能够去改写资产的价值。所以说就有一个公允价值准则,这实际上应该来讲是美国华尔街掠夺全世界财富的需要,也就是说我们人类社会,终极上,其实还是一个会计问题,也就是钱的问题。


我想,任何学问最终都要上升到哲学的层面,只有站在哲学的高度,站在道的高度,才能够真正去把握它、领悟它,这就是所谓的开窍。开窍就是悟道,悟到了道就开了窍。


我们的会计其实也是一门哲学。比如网上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段子,它说每一个门卫、保安都是哲学家,为什么?因为他每天都会问人的三个终极问题,这是我们小时候生下来就一直在问的:“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套在我们会计上其实也是一样。比如说你是谁,我们会计上是对每一项交易做的事项要进行确认,也就是说我们要给它起一个名字,要将它归到一个项目里去,这就是会计科目。你从哪里来,也就是说你这个资产是从哪里来,这个钱是从哪里来。最后你到哪里去,也就是说你用到什么地方去的,进到什么项目里面去了。那么我们既然已经将会计上升到这个哲学层面,那么就要用道来解说会计了,这就是今天要讲的会计之道。


用老子的话来讲,我们学什么样的东西,要真正学到家,就是学会用它来进行思维。比如说我们学老子的文章,那么我要用老子的思维去思考。比如讲到考试,那么我们就要从命题人的角度去思考,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转变自己的思维去趋同命题人的思维,这样,我们才学会了考试。再比如我们要将会计真正学到家,那我们应该要有会计的思维。


从道的角度来解读会计的话,可以将会计总结为一个钱字,也就是钱道。所有的会计要素都要以钱为中心去展开。


但是我们目前的会计体系,也就是近一百年来的会计体系,走入了一个误区。会计报表告诉我们的信息,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太大用途的。我就不知道哪个老板会说,我要了解一下企业赚钱的情况,你把那个利润表给我看看,我想很少有老板会这么说。他首先要了解的是,我账上还有多少钱,我还有多少钱未来可以收回来,我还有多少钱可以用于购买原材料,还有多少钱可以发工资。


他是围绕钱来思考的,而不是问企业还有多少利润?肯定是问还有多少钱,问还有多少利润没什么用处,至多能够说明一下未来的盈利能力,利润可以用吗?你赚很多利润的话,可能根本就没有用,因为它不完全是钱,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财务信息,应该是支离破碎,反映不出就是我们真正所要的“赚钱”的信息。


因此,我们不少企业有外账也有内账,因为我们是以发票来扣税的,有时没发票但是确实有真实的业务,有时有发票但是业务又不符合相关规定或者根本就是找来充数的发票,你说会计账上反馈的信息能全面吗?况且我们没有收到钱也可以确认收入,没有将钱花出去也可以确认费用,这是现代会计的一个重大缺陷,就是说,把会计的核算结果跟现金流给隔离开来了,也就是企业的利润跟现金没有什么关系了,是不是?


老子《道德经》有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为什么说道生一?首先做企业我们都要有资本,资本是什么?就是钱,它可以衍生为资产,也就是说道生一。资产通俗地讲,就是说能够给企业带来更多钱的东西。如果说你不能给企业带来更多钱的东西,或者说根本就不是值钱的东西,那它是资产吗?


所以说我们看资产就看这个资产值多少“钱”,我们分析报表就很简单,所谓分析资产的质量就是分析这些资产值多少钱,是不是?这样,很多会计概念理解起来就容易了,比如资产的折旧、减值,理解起来就很简单,为什么说要有这些提取活动?因为它不值那么多钱了。那么,同样的道理,利润的质量我们也是要看它利润的含金量,所谓的含金量就是含钱量,是不是?


一生二,就是说由资产的形态和来源两个角度考虑,这是一个对立统一的关系,所有的事物都有一个对立统一的关系,也就是说资产等于权益。


二生三,就是说权益可以根据它是由债权人还是由股东提供,分为债权人的权益和所有者的权益,也就是说变为资产等于负债加上所有者权益。


老子道德经中讲的三生万物,在会计上,就是说资产、负债以及所有者权益三个要素再加上那些动态的会计要素,又可以分为收入、费用、利润,一共六个会计要素。六个会计要素又可以根据它的需要去细分。比如那些资产又可以分为流动资产,流动资产又有存货,存货又有产成品,产成品又是什么东西呢?可能是手机、电脑,可能是其他的一些产品。凡是能以货币计量的项目,都可以反映到会计要素里面去。


那么我们会计反映的到底是什么呢?以钱计量的,可以以钱来计量的这些东西,就反映到我们这个会计体系里面。不能以货币计量的东西,它是属于一个经济范畴了,它脱离了我们会计的范畴,但是我们目前的会计体系很多时候已经突破了这个会计的范畴了。


所有的会计要素中,钱,也就是货币资金,它是最重要的,这个大家都知道。一个企业要是没有钱,它就没有营运的物质基础,其他的生产要素也不会产生。我们做企业首先要用钱买原材料,买机器设备等固定资产,才能开始营运。我们营运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肯定是通过销售产品赚回更多的钱。


那么,资产可以理解为可以变成钱的东西,负债的话就是理解为需要还的钱,股东权益就是两者相抵后剩下来的钱。也就是说,自有的钱减去需要还的钱,所剩下来的就是归股东的钱。那么对于收入,我们要把握住钱的净增加,我们要注意到有些收入在会计上确认为收入了,但是钱并没有增加,这就是我们会计核算上可以把钱和收入成功地隔离开来。费用是钱的净消耗,不过,我们也要注意到目前有些支出在会计上确认为费用了,但是钱并没有减少。利润本质上是赚到的钱,也就是说现金流入与现金流出之差额,它是直接反映钱的运动,不过,我们也要注意到目前利润的构成很复杂,很多不是钱的东西都塞进去了。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资产负债表中资产为阳,它是资金的占用,权益也就是负债和所有者权益为阴,它是资金的来源。企业拥有或控制资产进行经营,也背负着对于债权人和股东的义务,债权人要还钱,股东要分红分利。“冲气以为和”,说明各会计要素可以相互转化并始终保持平衡。为什么?你有了钱之后为了生产,就要通过采购转化为原材料,是不是保持平衡了?你用了多少钱,进了多少材料,进了多少固定资产,等等,都是对应的,都是保持平衡的。


在复式记账法中,我们都遵循“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的记账规律,借可以视为阳,贷可以视为阴,换个记账符号也未尝不可。也就是说“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也就是说在记账时,一项会计要素的变化,会导致另一项会计要素发生相应的变化。为什么很多人觉得我们会计好像是很神秘的,实际上是“借贷”两个字闹腾得。其实借和贷,实际上就是一个记账符号而已,我们记账要解决什么问题?比如说现金、固定资产这些东西,我们要解决的是它的增增减减问题,还有负债,增加了多少负债,还了多少负债,也是解决负债的增增减减问题,而不是解决借和贷的问题。


“借贷”它只是个记账符号,但在披上借和贷这个外衣之后,很多人就晕了。我今天就想彻底帮大家解决这个“晕”的问题,可以说是我两个月前才悟出来的,这就是我发现的“左右手记账规律”,从思维上抛掉这个借和贷两个字,借和贷只是会计准则规定的记账符号。


正是由于借和贷两个字,让外人觉得我们会计好有学问,好神秘。我总听别人说:“哎呦,你们会计很复杂,账是怎么整的?会计报表如何才能读懂?”好像会计还真是一门高深学问。实际上这个借和贷两个字,是民国时期的两个会计学家,一位是谢霖,另一位是孟森,将日文中的借贷两字用“拿来主义”的方式直接引入中国的,他们两位是留学日本的学生,在日文里面的借和贷的话是跟英文里面的意思是一样的,不会引起歧义。但是在我们中文里面,借和贷是同义字,大家觉得借钱和贷钱有什么区别吗?我们中国学生学基础会计至少得学一个学期,五十多个课时啊,实际上就是去搞清楚借和贷两个字。你说借和贷两个字就把会计搞得神神秘秘的,这是很不对的。


很多人说听不懂我们的会计语言,因为我们自己都把自己给绕晕了,我们会计的地位要提升的话,一定是要让外人听得懂我们的会计语言,这样在经济领域,才有我们会计专家的发言权。我有一个体会,搞懂了微观就很容易搞懂宏观。这个经济业务的账我们都会做了,我们还不懂财税体制的改革吗,是不是?我们在微观领域从账的层面我们都能解决,你说我们去理解那个宏观层面的财税体制改革,是不是更容易理解,更容易把握,更有我们的优势。


很多会计人问我,马老师,我的那个借和贷老是搞不懂,为此,我也苦苦思索了很长时间,最后在与汪一凡、汪致正教授探讨左右记账法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会计上的左右手定律,当时我将我的发现告诉两位老先生时,他们都很激动,认为我在左右记账法的基础上,往前推进了一大步,对于基础会计的教学可能有一个革命性的突破。


实际上我们如果把“借和贷”分得非常清楚的话,会计处理理解起来就会相对简单。财政部制定的会计准则、会计制度都告诉我们做账的借贷分录了,只要我们能看懂借贷分录就能很清楚地理解这些规定,我们看借贷分录怎么看懂呢,很多时候,大家纠缠于借和贷两个字,纠缠于为什么记借,为什么记贷,我们一定问问自己,我们的借贷分录是要解决什么问题?它要解决的实际上是这个科目的增加和减少的问题,而不是解决它的借和贷的问题,这是问题的关键。我们从思维上一定要把这种状况扭转过来。我为了抛弃借贷这两个字,曾经尝试用“来去”,“取予”,“起止”,“始终”,“出入”,“上下”,“阴阳”,甚至“黑白”等去取代“借贷”,但是自从我和汪致正、汪一凡两个人交流之后,我在两汪左右记账法的基础上,成功地发现了“左右手记账规律”。下面我来给大家说说这个“左右手记账规律”。


你看我们的账户,类似一个T字账户,分为左边右边,是吧?我们记账时有的时候记在账户的左边,有的时候记在账户的右边,实际上是要解决账户的增减和方向这两个问题。什么时候记左边,什么时候记右边呢?这个就是左右记账法,它直接把借改成左,把贷改成右,就成了“左右记账法”,它将“借贷”这两个字不要了,完全抛掉,用“左右”两字取代了。这在我们会计实务中是行得通的,但是,由于我们的会计准则规定了必须采用“借贷”这两个记账符号,所以说我考虑这个借和贷两个字还是要保留的,那保留的情况下,如何让大家有所突破。有一天我突然就悟出来了,那天我坐在沙发上,好像来了一道灵光,我想起了物理学上有一个左右手定律,马上伸出双手,我一看自己的这双手,我说,有了,会计上的借贷记账法可以与我们人体的双手完全结合起来,并且,可能会对会计基础教学产生革命性的变革。


下面我来演示一下会计上的左右手定律,请大家伸出双手来试一下。比如说那个最简单的“资产等于负债加所有者权益”的会计等式,大家肯定很清楚吧。现在我的左手负责的是左账户,所谓的左账户就是资产类账户,资产等于负债加所有制权益,资产是不是在左边?负债加所有者权益是不是在右边?那么我就把资产定为左账户,我右手负责权益类账户,也就是负责负债和所有者权益类账户,我将负债和所有者权益的账户定为右账户。


这样的话,我们的左右手天然就是一个记账符号,非常简单。你看,左手的大拇指是在左手的什么地方?左边吧,左手的小拇指是在左手的右边吧。右手呢?右手的大拇指是在右手的右边,右手的小拇指是在右手的左边,是吧?那么大拇指是不是显得大,小拇指是不是显得小,我就是根据这个大小来判断,大的(大拇指)代表增加,小的(小拇指)代表减少。大家现在看一下,比如说资产的增加记在什么地方?资产的增加,资产哪一只手管?左手管,资产增加,哪个手指大?大拇指大,记在左边吧?是不是?左边代表资产的增加。资产的减少呢?是不是记在左手的右边,是不是?因为我这个资产是左手管,资产减少就记在左手的右边,对吧?那么对资产而言,右边就是贷,左边就是借,多简单啊。


所以说我们要是看不懂会计制度时,把手这么一摆出来,就完全清楚了。比如说负债,负债的增加记在什么地方?右手的什么地方?右边,右边是大拇指大。我还债了呢?是不是记在左边?小拇指小,是不是?比如说贷款,我从银行里面借了钱,资产增加了吧,是不是?负债是不是也增加了?你看是不是一个记在左手的左边,一个记在右手的右边。我要还了钱呢,资产减少了吧?负债是不是也减少了,是不是?你看是不是一个记在左手的右边,一个记在右手的左边。比如全部是资产类的同类账户的话,就一增一减,这不,摆出手来,全部都清楚了,方向还会搞晕吗,对于权益类的一增一减,也是同样的道理,是不是?非常清楚。


这就是我提出来的会计上的左右手定律,以后我们看分录的时候,特别是以后看财政部会计司出台的会计准则、会计制度,里面的核心内容就是借贷分录,你要是不懂,就伸出这个手比照比照一下,真的是清清楚楚啊。因为我们要解决的就是一个账户的增减问题,而不是解决借贷问题。不要在借贷两字上纠缠,资产的话,左手的左边就是增加右边就是减少,负债的话,右手的左边就是减少右边就是增加,天然对应。


掌握了我发现的这个左右手定律,对于没有学过会计的人,学习基础会计通常需要的五十个学时可以缩短为三、四个学时了。对于一个小企业,它的业务不是很多,我们有小企业会计制度,都已经告诉你怎么来记账了,我们再把左右手定律一弄,什么地方增加,什么地方减少,就清清楚楚,现在我们又有会计软件,你只要会记凭证分录就行了,其他的,比如账簿、报表都是可以自己出来,你说会计难吗?如果难的话,只是一个思维上的难,而不是会计上的难。


有一个学会计的大学生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CCTV采访他,问他为什么毕业一年多还没有找到工作?他说在学校里老学一些理论,我不会做账。他学了四年,竟然能说出这个话,这就是思维上有问题。什么叫理论?理论都是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是不是?实践之中总结出来的就是理论,那么我们能够把握住理论,实际上是可以反过来去指导实践的。只是说,我没有去做而已,怎么能说你不会呢?是不是?这就是一个思维上的一个误区,而不是说会计记账有多难。


对于会计上的报表,只要围绕着钱这个字出发,我想理解起来也是很简单,就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们所有的人都能看懂报表。我发现“左右手记账规律”以后,我打一个比喻,会炒菜就会做账了,会炒菜,有些人可能会较劲,他说我就不会炒菜,那真没办法。


计工作,它是由单、账、表组成,是不是?单的话,有外来的,有自制的的原始单据,比如发生业务了,就会取得发票这些单据。证,就是记账凭证。表就是会计报表。那么单据的收集、填制、审核是不是相当于做饭前的买菜、清洗、切菜过程。记账凭证就是配菜,怎么来配,就是怎么来找到这个科目去记录这笔交易事项,这个会计制度上都已经告诉你了,这好比菜谱。至于报表,就是炒出来的一盘菜,供谁吃呢?供总经理、董事会、税务局、投资者这些人吃的。


讲一个真实的笑话,有一次在酒桌上,有一位自称懂风水的伙计,唠唠叨叨了半天,搞得大家云里雾里,我只好告诉他,其实风水无非就是两个字“平衡”,你要失去了平衡就风水不好,所有的东西都这样。平衡才是最美的。所谓看风水就是来看这个地方是不是平衡。包括我们的内心世界也是一样的,我们得到了平衡,就是一种美的享受。我们会计人每天记账编表都是为了平衡,是不是?所以说我们会计人其实最懂风水,搞会计的都是风水师。我的这些话将那位风水师惊得目瞪口呆。


再联系一下现实,用会计平衡观给大家说说什么是成功。成功并不只等于工作上的一个成就,也根本不应该只是银行存款,真正的成功是生命的一种平衡状态,也就是说兼顾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工作也有休闲,有爱情也有自己,有财富也有健康。也就是生活中的任何两面,我们一定要找到那个平衡点,才能成功,才能找到我们的真正的幸福。会计,其实跟生活是密切相关的。


我们做企业,做利润,最终是要回到原点的,也就是要回归到“钱”这个原点。会计上讲平衡,哲学上讲平衡,人类社会的发展更要讲平衡,如果说没有回到这个原点,都会出问题的。在会计上,目前的体系强调的是利润,我刚才讲了,有利润你能用吗?是不是?这里做过会计的人,你的老板看到企业账表上有利润,他要钱却得到没有的回答后,可能会咆哮:表上不是有那么大的利润吗?但是我们做会计的就知道,有利润却没钱,这是很正常的。不过,你也不能说利润和钱没有一点关系,我想,只有一毛钱的关系吧,因为我们有很多种利润,有现金利润,有应计利润,有债务重组出来的虚拟利润,还有外来的利润,也就是政府补贴,还有就是资产增值的这块利润,也就是资产的持有利润,而这些利润中只有现金利润与现金有关。


比如很多盈利的上市公司,大家都说,你不是账上盈利那么多吗?为什么不分点红,非得做一只铁公鸡?很多人不懂利润的真实含义的话,还真理解不了,就会指责上市公司管理层太抠了,舍不得分红。实际上,可能这些上市公司有苦难言,拿什么来分呢?比如说这个利润大部分沉淀在应收账款里面,沉淀在所谓的资产增值里面,沉淀在债务重组这些莫须有的东西里面,你叫它拿什么来分红啊?因为分红就得要拿出真金白银来,这就是铁公鸡的难言之隐,为什么说有的上市公司,它多年来在账面上一直表现为盈利,但是在分红上却是铁公鸡一只,其实真正的原因不是说它真小气,不是这样的,是它真拿不出钱来的。


原因很简单,利润是可以做出来的,现钞是不能用假币。目前至少有100多家上市公司,超过10年,没有以任何形式对投资者进行分红,这些都是铁打的铁公鸡啊。盈利了,真的没钱。所以说,我一直强调一定要围绕钱来分析,所有的盈利,要看它质量,也就是含金量,这个盈利里面有多少含金量,沉淀了多少货币资金在里面,这才是真正可以用来分红的利润,如果说这一块是亏本的话,或者说根本没有赚多少钱的话,你这个账上有多少的利润,有什么用呢?是不是?不过,话说回来,除了没法分红之外,有用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比如可以再去圈钱、可以提升股价、可以避免“披星戴帽”。


那么铁公鸡的难言之隐,就是我一直讲的,一直说的,利润是什么?我说利润不是东西,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有了权责发生制后,利润就摆脱了现金流的束缚,它跟现金流没有太大的关系了,比如说应收账款就可以计入到利润中,是不是?那么我要多少就有多少,我不就是找一个托吗?所谓的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现在上市公司或者说其他的一些企业,它如果要把利润做大的话,它也不会那么愚蠢,存在真正的法律上的关联关系,它完全可以找几个在法律上没什么关联的“哥们”来配合,这就叫关联交易非关联化,从法律上看起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关系的,但它们真是哥们、是托儿,这不就行了吗?我要多少利润,我只要记这么一笔账,记应收账款增加,再记收入增加,再交点增值税,要多少就有多少。并且我们还可以对开发票,背靠背交易,对吧?对开发票,我给你开一张,你给我开一张,背靠背交易就是这样子的。


那么公允价值也是一样,资产增值也可以产生利润,利润不用依靠经营活动了,等着资产升值就可以了。金融资产还有投资性房地产,就是我们会计上几项资产允许用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比如说这栋楼,它是出租的,属于投资性房地产,如果它升值了的话,按目前的会计准则就可以改写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我们为什么在资产没有实现这部分增值之前就要改写它们呢?实际上是为了让上市公司做大利润的需要,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他们总是那么急不可耐地去提前确认损益。实际上,你升值了在附注中进行说明就可以了,等到它真正处置的时候,它的增值才真正实现了。大家都知道,会计准则强调不能提前确认收益,实际上,公允价值这个准则现在就是说,没有实现也可以确认收益了,为什么?这些交易性金融资产升值了,我没有把它抛掉,我没有把它给处置,但是我已经记录到利润表里面去,影响到了我的损益,影响我的资产了,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难道不能等到处置的环节来处理这些损益吗?我们的资产无非是购入、持有、处置三个环节,我们在持有的环节就去处理这个资产价值的增增减减,急于体现到利润里面去,你说价值的起起伏伏这些东西有用吗?没有用的。


债务重组更是这样,赖账都可以赖出利润来,债务重组这些概念其实都是很简单的,债务重组实际上就是我欠你的钱,我现在没有这个实力还,我说哥们,能不能作点让步。比如一家上市公司欠了银行1.5个亿,它有一栋破楼,大致值个三千万,它说,你看看我们来做一个债务重组。你肯定会问,说那家银行怎么会那么傻,欠银行1.5个亿,怎么可能用三千万那个破楼就给抵了?实际上,谁都不傻,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经济生活中有很多阴阳合同,是不是?阳合同的话,就是明面上的债务重组,阴合同的话肯定还有一个桌底下的协议,是不是?


比如说他们达成一个债务重组协议,第三年的时候,那家上市公司再用1.3个亿把这个楼给买回来了,不一定是他自己买回来,也可以安排关联方把这个楼给买回来,是不是?所以,对于债务重组协议,我们要看几年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就能明白当时为什么这么进行债务重组了。


我们现在不少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占有上市公司资金,虽然证监会一直明令不能这么干了,但我想办法绕个圈子占用也是大行其道的。比如上市公司把这个钱打给供货商,绕几道程序,供货商再打给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本质上还是一样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所以说最重要的,还是钱这个字,搞清楚了它的来龙去脉,就基本上抓到了主线。


审计也是这样的,审计就是审钱,如果说不懂审钱这个“道”的话,根本就不要去审计了。财务分析也是分析那个钱,不分析钱的话也就不懂财务分析之“道”了,你说天天计算那些个指标,最重要的是脑袋里一定要有一个钱的概念。


由于利润不是东西,所以就有下面的故事,利润就是谁想怎么定就怎么定,我想给税务交多少钱的税,我就定多少利润,我想到银行里贷多少钱的款,我就按照银行的贷款考核指标要求,定出了比较合适的利润来,全是这样的思维,招投标也是一样,证监会所有考核的指标全是围绕利润的体系来的。


那么我们目前这个以利润作为考核指标的会计体系,你要多少利润我都能往里加,加的结果反而会损害我们的现金流,是不是?因为虚增的收入和利润是要交税的,会更恶化企业的现金流,让企业更没钱。


这边再补充说明一下,为什么有些企业有巨额的未分配利润,却没钱分红,实际上这个概念与你有很大的利润却没钱分红是一样道理的。因为我们赚多少利润,是要结转到资产负债表里面的未分配利润中去的,这样看未分配利润的时候,我们就要有这么一种思路,就是分析未分配利润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可能是应收账款,可能是应收票据,可能是交易性金融资产,也可能是投资性房地产,等等。也就是说,利润和未分配利润大,并不代表有钱。这就是我说的,你要不去思考这些的话,很有可能我们读报表的时候就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怎么有那么大的未分配利润,干嘛不分红呢?我们现在应该明白过来了吧。不过,虽然它分不了红,但是它可以做其它的,比如增加盈余公积,因为这个相当于就改个名字,它又不需要拿出什么去,分红的话是要拿出真金白银的,其它的只是换一个名字,改一个科目而已。


因此,一切从钱这个角度出发去理解,就很好理解了,包括我们对报表的理解也是一样的。从钱的角度去理解,看报表的时候,基本上顺带连财务分析到底应该如何分析也出来了。所谓的财务分析,不就是你要判断这些会计报表到底它的真实程度有多大吗?对于资产负债表,最重要的就是看左边的资产方,负债和所有权益方,企业如果想动一动也是不太好动的,因为负债涉及到第三方,是不是?你说我欠你180万,你说,哥们,经过一年了,我提个减值,那人家还不要跟你玩命?对于资产方的话,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资产是我把控的资源,可以根据自己的职业判断创作的,我的地盘我做主。所以,我们所谓的报表造假,90%以上是发生在资产方,很少发生在负债方,为什么?这就是前面我讲的,资产方是我的地盘我作主,负债方如果要造假,是要先沟通交流,底下要有债务重组协议配合等等,你要真不还的话,人家会打官司的。


那么我们从钱的角度来看一下这些报表,从钱的角度,什么是存货?钱压在货上、商品上,这就是存货,沉淀在这个里面。现金是什么?钱放在保险库里面就是现金了。什么是银行存款,钱放在银行里面,叫银行存款。那么什么是应收账款,我给了你东西了,钱还在你手上,这就是应收账款。什么是应付账款,就是说你给了我东西,我钱还没有付给你,这就是应付账款。


用在设备厂房上面叫固定资产。研发钱用在研发,并有成果,这个就是无形资产,钱是投入的,那么就记到实收资本和资本公积里面去,为什么说会记到资本公积里面去?因为有一家企业要是经营得好,你后来想加一棒,比如你要占10%,按10%的话,1000万的注册资本是100万,到时候你肯定要掏出三百万、五百万甚至更多,人家才愿意让你来,这就是资本公积的概念,它是资本的溢价。


钱投到外面的子公司里面去了,就是长期股权投资,就是钱投到那边去了,那么我们分析时就可以追踪,这个钱有可能是某些上市公司通过长期股权投资去洗钱,最后再来一个全额计提减值准备,一冲了事。


钱是借来的,一年之内就是短期借款,一年以上就是长期借款,钱是占用内部员工的,就是还没有发工资,应付职工薪酬。钱是赚来的,那么目前的话还是放在盈余公积,未分配利润里面。


钱自由自在地放在银行里面,就是银行存款,“自由自在”,就是说我可以存取方便,银行冻结了的话就转到其它长期资产。有很多时候我们看上市公司,你们怎么有那么大的货币资金?怎么还要借那么多的钱?出现这种情况的话,这些钱很可能就是被冻结了,不能用了,所以它还要不断地借钱,不能用的还放在货币资金里面是不对的,它实际上应该放在其他长期产里面来了。


钱已经花出去了,但是要几个会计期间才能够摊销完,就是长期待摊费用。


钱放在股市债市里面,就是交易类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这些名字是直接从西方翻译过来的,大家也不要觉得理解起来费劲,其实就是以前的短期投资、长期投资。


从这个角度,那么我们怎么来分析资产的质量?钱压商品里面,这个商品里面压的这些钱到底值不值那么多钱?这不就是资产质量分析出来了吗?钱在别人的手上,我到底能收回来多少,钱压在厂房,用在厂房,固定资产里面,到底这些还值不值那么多钱?搞清楚了,是不是资产的质量就分析出来了?所以说我们一定是围绕着钱出发的。


利润表怎么来看,你看到营业收入,马上就应该反应到资产负债表上来,它对应的是资产负债表里的现金和应收账款项目,营业收入,这里面含了多少应收账款,含了多少现金,营业收入里面的含金量就出来了,你不会考虑这个含金量,你说你去看报表,看什么呢?你到底是看报表中的数字还是看它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营业成本,就是由于销售活动从资产负债表里面转走的那些存货。转走多少存货,是不是应该转,转多转少等等,都是我们应考虑的问题。企业会不会为了操纵利润,滞后转、提早转,这就是一个营业成本真实度的问题。那么,从什么地方可以分析出来?毛利率,毛利率就是说营业收入减去营业成本除以营业收入。因为一般企业的毛利率基本上是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数值,如果说这家企业的毛利率出现了很大的波动,跟行业内平均值差距很大,这可能就有问题了,那可能存在转多转少了成本的问题,是不是?或者是你收入虚增了,收入虚增是需要关联方配合的,所以我们要将这些东西都结合起来考虑。


营业税金及附加,这个就是做生意的流转税,做生意要留下过路钱。你只要有收入,只要有流水,你就得交。是不是?而所得税是你有了利润才交,这样结合起来,所得税也可以理解得很好了。


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这些很简单,销售费用就是跟销售有关的费用,包括销售人员的费用、广告、运输费这些。管理费用就是管理人员的费用,很多时候我们很多人会患上一种思维障碍,比如我们看报表的时候,如果我们有一个常识,我们有一些平均值,如果背离的话我们要分析它的具体原因。


财务费用,一般就是借钱发生的利息费用。资产减值损失,因为资产要是减值的话,减值了不值那么多钱了,资产减少了当然是损失,这个会影响到利润。


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实际上就是持有的这一块资产价值增增减减的问题,因为目前这个体系,前面我讲过,有些资产是要用公允价值来核算的。但是我们要清楚,公允价值持有的损益是没有实现的损益。我们学会计的时候,会计理论一再告诉我们说,没有实现的那些损益,你就不要去确认。但我们目前对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的处理,是不是提前确认损益了。这就是说,本身我们这个会计体系就有矛盾的地方,从理念上我们一直排斥损益提前确认,但是在实践中,又将没有实现的这一块利润提早确认了,因为这一块资产还没有等到处置,在持有期间就确认,是不是提早确认了?


营业外收入,现在上市公司,通过正常的经营活动没法盈利,那怎么办?那就只能指望政府的金手指了,通过财政补贴盈利。我们要知道这一块钱的性质,它现在是记到营业外收入里面去了,那么我就知道这一块利润是政府给的,不是企业经营产生的。按照我的观点,这一块补贴最好是记到资本公积里面去。至少政府出了钱,最后留了个名吧。留名的话只能在资产负债表里面流,利润表里面怎么留?利润表里面,它到年终的时候会结转的,是不是?它是虚账户,虚账户就是收入、费用这些账户,资产、负债就叫实账户。为什么有虚账户?我们要思考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说大家觉得编制现金流量表复杂而没觉得编制利润表复杂呢?真的是编现金流量表复杂吗?不是的,是因为我们目前的会计体系没有设计出一套现金流量表科目,如果我们在记账的时候,将涉及到现金的交易,都单独记了一套账,那是不是编制现金流量表与利润表一样,是一个汇总的概念,多简单。现在你编制现金流量表,等于把一年的工作量放在一天两天中来完成,当然是很难了。


最后再讲讲财务分析,真正的财务分析就是围绕钱进行的分析,一个是资产的质量,一个是利润的质量,另外还有一个现金流的分析。对于资产的质量的具体分析,是要搞清楚的是资产到底值多少钱,有没有水分,水分是什么?比如说资产负债表里面记不记收入和费用,你们说记不记?大家的回答都是说不记,要我说,资产负债表是记录了收入和费用,资产负债表中的水分就是费用,这就是资产造假;资产负债表中的预收账款,很有可能不少是没有及时结转到利润表中的收入。至于房地产企业,表现就更明显,它的收入情况,一定是要结合资产负债表中的预收账款来进行分析的。


利润的质量也是一样,围绕钱进行分析,比如说我刚才说,我们看到营业收入的时候,马上就要反应到,它对应到资产负债表里面是现金和应收账款,那么它的含金量是多少?就是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除以营业收入,这就是它的含金量。经营利润的含金量是多少,简单来讲就是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除以经营利润。我们财务分析上没有一个说绝对的准确,绝对的正确,我们所要分析的是得出它质量的情况到底如何,做一些判断。


要更准确一点的话,可以做一些调整,再加上投资收益收到的现金,就是取得投资收益收到的现金,再减去财务费用,再调整一下,加上长期资产盈余的现金,那么净利润的含金量就是说,你净利润的含金量除以净利润,也就是刚才上面的时候净利润含金量。也就是话,我们只有围绕钱才看得清楚,不围绕钱的话,我们看报表就云里雾里。


审计也是围绕钱来审的,你不审钱审什么?从钱的角度,所以我说我提出建议,把审计改成审钱,把查账改成查钱,查清楚现金流才能搞清楚账表是不是存在财务造假的舞弊行为。任何不以现金流为核心的审计都是扯淡,因为它不是审钱。


结起来,会计之道从静态来看是钱道,一切项目都是由钱衍生出来的,而从动态来看,这个道也就是体现为复式记账法,管理钱的变化和它的运动的过程。真正理解了这些方面,那么我们就差不多悟出了会计之道,所以悟出会计之道就是开窍。


谢谢大家,我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


天一讲堂:如何计算一个企业它有多大的赚钱能力?这个能力能否真实地计算出来?

马靖昊:应该来讲可以真实的计算出来,实际上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就是现金的利润表。如果说我们在分析的过程里面排除了我们刚才说的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这些内部之间的一些调整,那么它反映的这个数基本上就是说我们赚了多少钱。所以说很多时候要看我们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和净利润,它的背离的程度,它有没有背离的程度。如果说你赚的净利润含金量很高,那么它的背离程度很小。这里面当然还要做一些调整,比如说投资活动,有些收回来的收益是以现金的形式收回来的,做一些简单的调整是完全可以计算出来的,并且我们会计上已经有了这样的表,这就是说我们的现金流量表里面包含了其中的一张现金利润表,这是它的第一部分。

   

天一讲堂:我们国家的会计制度与国外的会计制度,最大的差异在哪里?现在有不少学生,到美国去学习发达国家的会计学,那么国外会计学的制度和国内的是否可以通融?

马靖昊:很多人问这样的问题,其实这样的问题也是一个思维问题,你说现在中国的会计都是趋同了,都是参照国际会计准则来制定的,国际会计准则是美国控制的,中国的会计体系应该来讲与它们搞的那一套都是一致的。你如果是学了美国的会计,从理论上来讲,应该比学中国的会计更全面,。为什么呢,因为美国人把他们自己的会计体系搞得比中国还要复杂,很多一些新的提法,比如金融工具,公允价值等等,都是它们提出来的。可以说,近一百年来是以美国为首的这么一套应记制的体系在全世界成功推开了,而且我们国家,为了趋同这个会计语言的统一,是全面接轨的,也就是讲,学好了美国的会计在中国是没有问题的。


天一讲堂:能否就现实情况对我国营改增政策作出阶段性总结和评价?

马靖昊:一开始,我觉得营改增政策找上海试点,找北京试点,找那么几个地方试点,觉得这种税收的政策,它就不应该先在几个地方试点,这样的话就不平衡。应该讲,一个新的税收政策一推开就要在全国实行,全国试点,而不是有选择性的,不然没有试点的地方是不是很多时候就开不出这个增值税的票?这就是一个不平衡。也就是从国家的政策层面,现在应该来讲,国家也意识到了,一个重大的税收政策的出台应该是全国试点,而不是说几个,上海、北京这些地方先行。


所谓的营改增,很多会计处理的方法,跟我们增值税是基本上是一致的,目前你会做增值税的账,营改增的话,它为什么说要营改增,实际上就是避免营业税重复征税的这么一个缺陷。因为营业税我卖给他,他卖给他,他卖给他,每一个都是按照总额来征税的。增值税是在流转的过程里,根据它的增值额来交税,也就是说它有一个抵扣。对于企业税负,目前国家测算的话是略有下降,不过,可能有些行业可能还会提升,为什么?因为它可能很难去取得增值税票,那么它很有可能会提升。但是总体上来讲,还是一个税负结构性调整的税制改革,结构性调整所要达到的目标,总体的税负还是要下降的。


天一讲堂:近年来大家也关注到,“管理会计”的方法和模式层出不穷,但是不少企业现在也没有找到一个最好的应用良方,到底目前存在着怎样的一种矛盾,桎梏了管理会计的一些优秀方法的推广和应用?

马靖昊:管理会计的话应该来讲是企业内部的事,可以有各种方法,主要还是要适合企业的实际的情况,所谓的管理会计他跟财务会计的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我要利用财务会计的一些信息去预测未来,要对企业的战略、决策提供我们财务方面的一些建议,这些是跟企业的内部的管理水平,跟财务人员的素质,都有关系的。


也就是讲,从制度层面上的话,是很难去推行一套指引,管理会计的指引,但是我们就是可以,根据企业内部的特点、方法以及企业,就是对老总,要跟他们强调会计的重要性,管理会计的重要性是在什么地方,目前财务会计是反映历史,反映历史的话再重要也是过去了,那么我们一定要预测未来,这就是管理会计要解决的问题。那么预测未来的话,每个企业都有每个企业不一样的情况,这就要结合企业的实际情况,根据我们的财务的信息去做出预测。


天一讲堂:您觉得会计美丽吗?

马靖昊:太美了,平衡之美,科学发展观就是平衡发展观,会计产生了文字、数字,终极的问题也是要靠我们会计去解决、去平衡的。

图片